褒奖那些

用灯光提升
生活品质的城市

    • Weibo
    • 使用 MyProjects 管理项目
      使用 MyProjects 创建、保存、管理并与同事和团队成员共享商品和项目。

“城市·居民·灯光”项目

 “城市·居民·灯光”项目是一个开放式平台,供照明专业人士就照明在未来城市中所扮演的角色进行研究、展示和交流,从而提升世界各地人们的生活品质。

 

该项目始于 1996 年,最初是一个揭示在城市环境中使用灯光的巨大潜力的研究项目。研究结果启发了许多照明专业人士,激励他们去探索激动人心的新照明理念。

 

如今,这些理念中有许多正在改变我们的城市在夜间的外观和氛围。该项目仍在吸引世界各地的照明专业人士参与其中,共同为创新项目提供支持并探索城市、居民和灯光之间的关系。

 

例如,每年“城市·居民·灯光”奖都会对在促进居民身体健康这方面贡献最大的户外照明项目予以褒奖。

城市·居民·灯光


该项目包含各种不同要素

 

City•People•Light的理想国

 

什么才是沟通起居民感情和城市记忆的“照明理想国”呢?

话题参与人

莫争春: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NRDC)资深可持续建筑专家、联合国建筑与气候变化智库成员、中国绿色建筑与节能专业委员会委员。发言地点:北京
郭宇峰:美国注册规划师、美国规划协会会员、德理公司中国首席代表。发言地点:北京
徐志剑:AECOM环境规划设计(上海)有限公司董事、广州与深圳办公室总经理。发言地点:深圳
宁越敏:教授、华东师范大学中国现代城市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城市规划协会区域规划和城市经济专业委员会委员、上海城市经济学会理事。发言地点:上海

理想国设想之一:城市品牌的层次与色调

照明理想国灯光,让城市个性将得到充分舒展,灯光下的城市记忆也得以完整呈现。2008年北京的鸟巢、首都机场新候机楼,都是进入这座城市后需要屏息凝望的光影。2010年的上海世博会,也会诞生同样气势磅礴的建筑与灯光传奇。城市,依靠富有张力的夜景,塑造着令人着迷的氛围,吸引居民、旅游者和投资者流连于此。在中国的城市化进程中,每个城市都在寻找着自己的色调。所以有皇城的红墙金瓦,外滩冷峻的大理石里面和南海边的蓝色活力,颜色与层次此时便构成了城市本身的识别符号。

郭宇峰:苏州老城里,政府强制要求新建建筑色调大多是白墙灰瓦。两百年前的北京就是一个色调很清晰的城市,大片的灰色民区,中间紫禁城红色的城墙、白色白玉栏杆、金色的琉璃瓦、绿树蓝天,这是一个非常清晰的城市色彩体系。明朝郑和下西洋的时候,从各地前往北京的大使、国王,对这个城市色调一定是印象非常深刻。而现在新开发的建筑物确实存在不和谐的问题。

徐志剑:我特别喜欢海河那种氛围。结合历史文化,吸收以后再把新的东西设计出来。每一个设计个案都不同,但是有几个原则要保持。我自己就不太喜欢太多色彩的灯光,尤其是在户外的时候。我认为不需要用绿色的灯光去照树木,可以用柔和的白光或黄光去衬托。或者通过改变色温,效果也是一样的。

郭宇峰:夜间建筑物灯光效果有几个历史演进。最开始是政府和建筑师喜欢钩边,这是第一步(八十、九十年代),第二步是打漫光,在地上打个灯往上照来把建筑物照亮(2000年前后),第三种是结合幕墙上本身的灯光设计。这应该是现在幕墙的设计趋势。

宁越敏:夜景是展现城市形象的很重要的组成部分。公共空间的塑造需要城市夜景,它和城市的地理环境也很有关系,比如古典主义建筑你可以突出它文化的积淀,现代建筑或者后现代建筑,它有一种未来世界景观的色彩。外滩的灯光是有自己的发展史的。以前外滩是没有灯的,所以先要外滩先亮起来再说,然后慢慢的觉得灯光是要有艺术品位的。通过学习香港和纽约的经验,然后慢慢接受了一些新的事物。到现在外滩的灯光应该已经到第三代、第四代了,外滩还是整个上海发展当中的象征,外滩的一切都融化成上海当地人的记忆,不管是过去的还是现在的。

飞利浦CPL观点:中国有660多座城市,各自又拥有不同的城市文脉和所处的文化带,热带的、温带的、寒带的,平原文化、山地文化、草原文化,农耕文明聚集、游牧文明聚集,这就让中国在世界上拥有了样本最多、特点最多元的城市群。在城市营销已经走上前台的今日,如何在投资者和游客面前表现出“百里不同天”的特色,灯光所赋予的特定感觉,就成为每个城市自己的识别符号和密码。这种识别性具体就体现在城市夜间外景展示的层次和色调上,这就需要规划者以立体化的眼光和从综合城市发展脉络的角度,来进行全局性的规划和开发。

理想国设想之二:城市能否再延续千年?

在我国的城市序列中,既有已经存在了上千年的古老市镇,也有刚刚初具雏形的新兴都市,但在今天它们同样面临着能源、交通、以及可持续发展的压力。而城市新居民涌入的速度却在不断加快,如何满足城市发展与照明的和谐布局,除了需要一份长远的规划理论,还需要一份洗去喧嚣、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勇气和冷静。规划者在用手中之笔,描绘每个人心目中的理想之城时,是不是应该更多的考虑一个问题,按照这种设想和模式,脚下的这片城市能否再延续千年。

千年之前的古城楼兰,是西域丝绸之路上的明珠,是来往商贾在熙熙攘攘的商道上最渴望的地方。然后却仿佛在一夜之间从地图上抹去,在满天的黄沙中消失湮灭于古籍的记载中。根据现在的考古发掘结果,楼兰灭国中一条相当重要的原因,就是城市的建设者和所有者完全轻视了可持续性发展的规律,大肆、过度利用着当时的水源以及森林资源,直到最后人口增幅已经超过了土地以及其它资源能够承载的极限,城死人失。这也给当代的城市规划者留下了深深的思考。

资源是有限的,而灯光又将在其中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呢?

宁越敏:我们希望引入一个时间导向,我们在不断研究整个交通对城市发展的影响,从中我们体会到城市形象更应该规范的是时间距离。现在城市规划没有植入这样的理念,它实际上规划的时候是按照功能分区,造成实际上土地使用的合理性和使用的东西未必是吻合的。我觉得应该建立一种观念,把纯粹的空间规划变成更多的考虑时间因素,能把这个参量考虑进去,并不是说放弃空间。但是在我们规划工作研究的过程中,我们发现真的要把时间考虑进去,我们有自己的经验,但是要真正的把它量化,我们还需要数学方面的专家,要建立模型。

莫争春:LED特点是节能。但有些地方在大力推广的过程中,却忘记了节能的初衷,盲目上大项目,造成大量的、过度的使用LED,最后反而是浪费能源和资源。灯光设计要注意几点,一个是降低能耗,因为照明能耗在建筑能耗中占很大一块,包括户外照明能耗和建筑室内照明能耗;第二个是在设计理念上要更新,照明设计绝对不是越亮越好,一定要适度,并满足功能要求。同样的灯具,如果设计的配光曲线不好,能耗相同,使用效率却完全不一样。反之,同样的照明效果,照明设计手段不同,可能一个耗能,另一个相对节能。这实际上考验一个照明设计师的水平。

飞利浦CPL观点:飞利浦在业界创造了光“按需提供”的模式。根据各个城市的具体情况要保持闪亮但同时节约节省不必要的照明用电。比如在安装时,充分考虑传感器的实用,以人、车的需求为直到,当人走过来或者车开过来的时候,灯光亮起,而人、车走后则自动变暗。这种直观而且智能的照明系统是减少浪费和光污染的未来科技之一。关键是,在这其中作为城市主体的居民立意并没有得到牺牲。说到底,还是个以人为本的办法。而如果都能做到这样,那么宜居城市就真正意味着'居住'的城市环境。这种习惯的积累是让我们能够在新千年的第二个十年到来之际,我们有更充足的信心迎来第三个、第四个十年,直到下一个百年、千年的到来。

理想国设想之三:让我们的后代看到更纯净的星空

佘山天文台因为城市灯光,看到的星星等级在逐年降低,甚至已经到了要搬迁的地步,这已经是一条城市的老新闻了。月光下,慈祥的长辈给孙辈们讲故事的场面恐怕也变成了书本中的追忆。在城市、灯光与人的关系中,人无疑是居于主体的地位。因为生产力的解放与交换的出现,人聚集而为城市;同时,为了打破昼夜划分对人类活动的限制,就有了照明产生的原动力。在相伴相生的过程中,人在城中、灯下书写了多样的故事,也产生了对照明密切相关的温情。可是,有时候灯光却成为人与城市和关系的隔膜者,如何,我们才能重新清晰地看到给予康德深深震撼的星空,以及藉此安慰在躁动的城市夜空下中需要安静的灵魂。

徐志剑:深圳就是一个这样的城市,大家都是在工作、赚钱。但在这当中需要一个停留的空间,可以带给市民进行其它活动。我们曾经做过一个海岸规划,从海岸资源分析,到内陆,到一百多公里的海岸线内人们有什么资源,想保护什么都在考虑,现在深圳往西的发展已经饱和了,未来深圳要东延。但很多人都不知道深圳有那么大一片绿色的山、水、林,区政府和市政府都很重视这个地方,他们并不是只是发展市中心,也做了很多努力来做其他保育、城市再生类的项目,去维护它本身的资源。在其中,灯光的规划和使用需要把这些都放进去。灯光是完整的城市人居环境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更多的也要考虑任何自然的和谐。

莫争春:在美国马里兰州靠海的一个社区,有个在那儿住了几十年的老太太曾发起了一个社区活动,要求市政府重新设计社区的路灯。因为她在带着孙女在夜间散步的时候,发现社区夜间照明太亮了,她和孙女都看不到美丽的夜空了,在这里住的几十年时间里经常晚上仰头可见的星座全部消失了。

该社区夜间照明系统重新设计后,社区的安全性与照明功能照样能保证,但整个社区暗了很多,也节能了很多。老太太又可以教她的孙女认星座了。这实际上也说明了一个问题,当社会发展到一定的程度,你可能会发现发展的道路走得不一定正确,必须返回来矫枉过正,重新做一个调整。

城市照明千万不要把所有都设计得太亮,该暗的时候就要暗。其实过亮的灯光不仅对人类的健康有害,对自然界的鸟类等动物也都是有害的。在北美地区,一年有5.5亿只鸟在夜间飞行时因为撞到太亮的建筑物而死亡。照明设计是否尊重自然与生态和谐就在这方面体现出来。说到底人类活动如果注重保护生态和环境,才能最终保护人类自己。

飞利浦CPL观点:公民在城市中的感觉就应该是“在家里”。完善的照明解决方案,应用在城市中的家庭,办公室,户外,工业,零售,酒店,娱乐和汽车中,也就有如何对这些城市中的人有序管理的问题。尤其在人口稠密的环境下,比如安全性、宜居性等都是非常重要的指标,尤其是由安全带来的心灵归属感与自然和谐的感觉,是人生活在城市中的重要精神依托。这些也都是城市居民的健康与幸福指标之一。

从1996年提出CPL到2010年,飞利浦照明十五年磨剑,当初仅仅是一瞬间点亮思想的火花,今天已经在全世界发芽、成长并生根。与CPL理念同步发展的,还有以此为设计准则的日趋完善的照明技术和解决方案。如同建筑与规划界这些年间对中国城市面貌的不断探索与更新,中国城市照明的发展也在找寻自己的“文脉”,CPL便是其中一例。

城市照明服务和工具

 

用灯光塑造您的城市。我们提供您所需的一切产品和工具,让您能够安心设计出色的城市和建筑照明方案,同时提供您所需的服务,支持您将设计方案变成现实。

由飞利浦城市照明完美照亮的瑞士日内瓦的广场

案例

联系我们

 

如有关于专业照明系统的业务资讯,可发送电子邮件,请点击:

 

请详细描述您的问题

You are now visiting our Global professional lighting website, visit your local website by going to the USA website